威客网
当前位置:威客网 > 创新动态 > 正文

当出门不带钱已成习惯,父母如何应对无现金社会

(原标题:当你出门不带钱已成习惯,父母该如何应对无现金社会?)

文/谁是大英雄

摘要:时代变了,但我们更需要关注那些没有追上时代的人。

无现金支付对社会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?

我常常想,在这个时代,不论是出门打车、吃饭、看病、shopping,还是交房租、充话费、听音乐、看电影,我们生活中从葱头蒜苗的小事到买房买车的大事,只需要你通过手机,动动手指,就能全部搞定。但是,这些对年轻人来说习以为常的事,是否惠及到了社会所有人呢?

这个问题不是那么好回答。我的母亲,即便到了现在这个人人都用手机在网上付款购物的时代,仍然喜欢选择货到付款,她出门不用手机支付,小城市的人们大多对这件事不甚敏感。有时候她会看上一件漂亮衣服,找我在网上帮她付款,她的生活并没有因为「无现金支付」出现而发生多少改变。

这种现象并非个例。在2015年益普索的《移动支付报告》中,显示出超过 85% 的移动支付使用人群集中在 16-39 岁,这意味着在中国,相当一部分上年纪的人,他们仍然没有使用移动支付的习惯。

当出门不带钱已成习惯,父母如何应对无现金社会

而从今年 5 月「互联网女王」玛丽·米克(Mary Meeker)发布的 2017 年《互联网趋势》(Internet Trends)来看,支付宝已经拥有超过 4.5 亿用户,腾讯移动支付用户也增长至 6 亿,可即使在进程如此快速的国内市场,无现金支付这件事仍然有等待进一步提升的空间。

那么,作为移动支付领域的重要组成力量,支付宝对于「无现金社会」究竟有怎样的思考?从今年 4 月发起「无现金联盟」到现在,国内无现金支付进程究竟如何?当面对「无现金社会将会消灭现金」的观点,支付宝是如何看待?对与那些处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边缘的弱势群体,科技的力量又该如何去帮他们改变生活?

面对这些疑问,极客公园采访了蚂蚁金服支付宝事业群「副班长」倪行军(花名苗人凤),以及支付宝事业群「班委」陈亮,听到了他们关于这件事最深层的思考。同时,对于八月份即将到来的「支付宝无现金周」活动,除了帮助人们在线下更好了解无现金的意义之外,支付宝还有哪些目的?这些,都在本次采访中有了答案。

无现金不意味着消灭现金

在苗人凤看来,近两年各城市提倡的智慧城市,以及互联网+等战略,需要技术大量应用于移动互联网场景。而发展无现金支付,正是迎合上游互联网+智慧城市建设的一个自然的对接过程,它让新的场景从应用到支付都更顺畅。通过无现金支付的普及,加速更多技术的互联,使信息更加透明,省掉烦琐的过程,让许多事情变得可能。从而让整个链路会形成一个闭环。

正是因为近几年移动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,使得无现金支付手段到达了一个节点:从鼓励尝试,到主动普及的阶段。所以,截止到今年七月,中国杭州、武汉以及天津等城市,相继宣布推动「无现金城市」发展,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,但在这背后,其实不少城市都已经在无现金支付的路上走了一段时间。

极客公园:支付宝提出「无现金城市」这一概念,是真的要消灭城市中的现金吗?

苗人凤:支付宝只是一种支付手段,它里面流通的也是人民币。人民币和其他的东西不太一样,国家有专门的人民币管理条例,商家或者服务机构首先都必须要遵循国家相应的法律法规。

在法律规定中,任何商家都必须要接受现钞作为一种支付手段。所以,不存在所谓的『消灭』现金,我们只是努力在提供一种更为便捷高效的支付途径。另外,我们也提倡我们的几千万商家对各种支付手段一视同仁,不应因种种原因引导用户的支付手段或排斥接受现金。

极客公园:我们是否会通过给商家一些鼓励措施,让他拒绝某一方的移动支付方式?

陈亮:今天无论是银行卡、信用卡,或者是支付宝,微信支付,还是现钞,这么多的支付方式是作为市场上的选择摆在这里的,银行卡会搞活动,信用卡也会搞活动,微信支付也好,支付宝也好,也会搞活动。那么大家都会搞活动,对于商家来说,无外乎就是他自己选择他认为的合适方式,他去用这样的方式来收单,当然他不能拒绝现金,因为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,是不能拒绝现金的,其他的方式你随便选,反正大家都是双向自由选择的过程,我们在这其中不会去做任何的限制。我们既然说要给世界带来更多平等的机会,就不应该在这里面去拒绝别人的平等。

当出门不带钱已成习惯,父母如何应对无现金社会

我说的再直接一点,前一段时间盒马鲜生,它主要的支付方式是以支付宝为主的,但是它在上海也是有人民币代付通道的,你要去买龙虾,你说不好意思我没有支付宝,你也可以买,你把现金给店员,店员帮你代付一下,但是它去北京开店用的是会员APP的方式,当时是没有现金通道的,我们看到了相关的报道以后,就紧急去找了盒马,说我们建议你必须要有现金的通道,至少和上海一样,你要有人民币代付的通道,你不应该拒绝用户万一要使用现金。

因为盒马是阿里旗下的公司,我们去说还有点话语权,但市面上比如说某某理发店只收支付宝或者只收微信支付,它不收现金,这个我们没有办法有话语权对他说,你这样做是不合适的,但是如果我们发现了,我们会给建议。但是他是否采纳,这点我们是没有多大话语权的。

所以我们肯定不会去引导和诱导大家选择哪种支付方式,但如果说商家选择某几种支付方式为主,或者他愿意去推荐哪几种支付方式,这是他的选择。

无现金应该关注到更多人

极客公园: 在北上广深这些地方大家已经习惯了无现金支付,但在内地较为偏僻的城市,又该如何推进城市「无现金」呢?

苗人凤:从业务角度来看,阻力主要来自于不同的人群对新产品、新技术的接受、理解和认知程度的问题,难以认识和接受就会产生质疑。所以前几天我们宣布了一个「你敢扫,我敢赔」的计划,告诉商家没有关系,假如你的二维码被掉包了,或者说是被盗了,那么我就联动保险公司和其他渠道给你赔偿。希望通过这样的努力,带动大众对新技术的接受。

回到 12 年前,我们在PC时代,我们喊出「你敢付,我敢赔」是一样的,因为 12 年前在 PC 上做这样的支付,对于当时的一二线城市用户来说就是新鲜事,同样会有操作便利性的问题,包括它产生很多的不安全感、担心,这也是人面对一个新的东西、陌生的东西,这是非常自然的反馈。所以我们要做的工作,一方面是继续提升我们的产品,让他更加容易地掌握,这是一个。另外一个,我们是要打消他的一些担忧和顾虑,让他敢于去做一些尝试,尝试以后,理解以后,我们尊重他的选择,这是我们能做的。

陈亮:除了做到安全上的保障以外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,后来推进了快捷支付的发展,是什么呢?「双十一」。「双十一」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「双十一」的东西基本靠抢,在 PC 时代支付的时候有一个问题,你要么就是把钱先存在余额里,要么就是快捷支付,因为碰到一些大件的商品,金额可能很高,你怎么去付钱的问题,你很难想象碰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你余额里没有多少钱,还得这个时候赶紧找 U 盾插在电脑上,然后跳转到网银,然后再付,等你弄完这一切的时候,该抢的东西早就没有了。所以说「双十一」极大地促进了快捷支付的推广,大家对速度的要求会越来越高,一样的道理,今天我们的 8 月 8 号会让更多人有这个机会去尝试、去体验的时候,他会感觉到移动支付带来的价值。

极客公园:支付宝会将「无现金支付」推广至每一个人吗?

陈亮:我们一直努力在做的,其实想要给世界带来更多平等的机会,所以我们会努力进行宣传和推广。但我们同时也要注意到一点,不要因为新技术的拓展,新的生活方式的推进,而营造另外一种不平等。

举个例子,今年三月份,苏州的一个朱老伯给报社手写了一封信,他说我是一位老年人,看到很多人都在用支付宝,但是自己不会用,或者说不太懂怎么用,我们看到这个报道后就通过报社联系到了朱老伯,到苏州上门去找他了解情况,后来经过这个事情我们发现很多的老年人确实不太会用移动支付,所以我们当时紧急和朱老伯聊了以后,我们制作了一批叫做老年人使用支付宝的手册,我们和很多的媒体合作,通过他们去发放到很多的城市里去,实体的手册,然后在我们支付宝的端内也有专门有一个线上的版本,大家可以点开去看,如果他们都没有下载支付宝的,我们就做了实体的手册,通过社区、通过线下的方式去发给他们,教他们怎么来使用,我们希望帮助更多的人能够使用新的这种形式。

当出门不带钱已成习惯,父母如何应对无现金社会支付宝使用手册节选

另外,我们以前也做了无障碍支付,其实也是同样的问题。比如视障人群使用现是金很不方便,很容易遭遇假币等问题,手机支付就解决了他们很大的生活问题。所以今天我们做这些事,都是为了去推广更多的平等机会,让所有人都能够享受到更多的选择,而不是说今天只让大家用一种选择或者说让大家的选择权利更小,这是我们今天做这件事情的很关键的原因。

苗人凤: 是的,另外任何技术都有普及的过程和普及的门槛,对于今天还未享用这些技术的人群,我们必须要保留和尊重他们的选择权,给他们创造非技术手段之外的一些便利性,这也是必须要去做的。

无现金时代的个人隐私和安全

极客公园: 之前有报告指出,2010 年之前中国现金交易占的总量是 60%,但是到 2020 年左右会下降到 30% 左右。那么推进无现金支付,对人民币流通会不会有不良影响?

苗人凤:在讨论的声音中,有些人会担心微信的零钱或者支付宝的余额脱离银行体系,对货币造成影响。我想说的是,并不会完全脱离银行体系,虽然没有商业银行结算户头这样全局的定义和功能,它拥有部分支付的功能,但是它里面的钱都是能用的,它也不可能凭空产生人民币。从我有限的金融知识角度,它是不会影响什么货币政策和货币流动性,它不会改变货币的整个供求关系,它可能会改善整个货币的流通效果,甚至会改善整个治理的预测,做调节的一些功能,用技术化手段去实现是有价值的。

极客公园:个人用户在支付宝所有的现金流通的记录,包括支付、转帐等等,央行会同步这些数据吗?另外,支付宝在商业对接中是如何保证用户隐私的呢?

苗人凤:尊重用户的隐私权,这是所有从事技术公司的生命线,做不到就会产生危机和巨大的灾难,所以这是我们的底线。至于会不会同步给一些政府机构,其他监管部门,这是从国家法律层面来保证的,法律允许,社会同意,该政府应该了解的就应该了解,不应该的就一切按照法律来办事。

另外,今天大家都在谈数据 DT 时代,谈 AI,谈未来的智能时代,的确数据让服务提供者更了解用户,为用户创造更好的服务。但是客户的信息能否向服务方提供?一是要遵守法律。二是要严格遵守客户的授权,无论是在商业场景的对接上,还是在为政府部门做的电子政务领域,如果你没有获得用户的授权,那么对不起我们无法提供。这是两条根本原则。

在这个问题上,我相信我们能寻找寻找到一个平衡点,既让服务提供者了解顾客的信息,创造更好的服务,又能保护好消费者的隐私。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